凤凰地址

城市美女的49亿赌注中,只有47%转移给了特许经营商

来源:有20年历史的《长江商报》的“城市美”品牌由福建商人郑耀南创立。现在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似乎已经被复星董事长郭广昌“控制”。

据《长江商报》统计,在城市丽人(00656.HK)和复星集团签署“1亿元赌注”协议后,他们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通过关店和打折来调整业绩。

然而,2018年上半年,城市美女的收入仅为赌博协议要求的47.48%,她们可能面临1亿港元的赔偿。

为了达到性能标准,城市美女们也把压力转移给了特许经营商和工厂,但不愿意向消费者展示满意的产品。

一些业内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城市美女“被牵着鼻子走”,无法建立自己的企业。“可以说,他们赢了两年的赌注,失去了未来”。

最近,这座城市美丽的第一家购物中心在深圳市中心商业区的黄婷广场开业。

这一次,城市美女们对购物中心商店做了很大的调整。

招牌换成了城市美女的英文名字“CosmoLady”。

“消费者过去更看重价格,将来我们需要结合时尚元素,无折扣销售产品。

例如,给消费者一个时髦的包,让他们觉得物有所值,这比直接打折更有价值。

”大都会美容公司兼职首席战略官莎伦·斯特恩说。

维多利亚的秘密前任首席执行官直到2018年7月才加入城市之美。在她看来,时尚将是城市美的下一个目标。

有了伟米的金字招牌,消费者更喜欢都市美女吗?最近,长江商报的一名记者参观了武汉的许多美容院。

江汉路的一家商店里,城市美女在店外贴了一个“六折”的牌子。那是高峰时间,商店里顾客不多。

《长江商报》记者走访的武汉其他商店的情况大致相同。

事实上,这些商店要生存下来并不容易。

根据2017年年报,大都会美容每年关闭362家亏损自营店,几乎每天都有一家。

“关门潮”也带来了连锁反应。2018年上半年,城市美女自营店销售额下降3.6%,关联店销售额上升21.7%。

日前,资产管理分析师刘文光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这客观反映了城市美女管理能力不强或管理水平有限,“特许经营者可以更灵活、更及时地面对市场”

收入的47.48%是“赌博”。事实上,城市美女也有必要大规模关闭店铺,这与复星集团的赌博有关。

根据财务报告,2016年城市美容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为-693万元,而2015年为4.03亿元。

结果,城市美女走上了“变革”之路。

2017年5月,大都会美容宣布,该公司将以9.17%的溢价向复星国际的全资子公司发行6亿港元的配股。

交易完成后,复星将成为大都会美容的战略股东,持股比例为11.18%。

从目前的股权结构来看,复星董事长郭广昌仍持有11.18%的股份。

复星还与大都会美容的四大股东签署了业绩提升协议,要求大都会美容的收入在2017年增长不低于3%,2018年不低于6%,2018年与2016年相比不低于9.18%。

与此同时,扣除非经常项目后,城市美容的利润与2016年相比,2017年增长不低于20%,2018年不低于15%,2018年不低于38%。

2016年城市美容收入和利润分别为45.12亿元和2.42亿元。

这也意味着2018年城市美女的收入和利润将分别达到49.26亿元和3.34亿元。

作为赌博的一个条件,如果城市美女不”符合标准”,他们将不得不赔偿复星1亿港元。

然而,2017年,城市美女的收入和利润分别为45.42亿元和3.17亿元,分别增长0.7%和31%,其中收入增幅达不到标准。

截至2018年上半年,城市美女收入和利润分别为23.39亿元和1.75亿元,分别增长12.5%和20.9%。

然而,虽然增长率都达到了标准,但完成率分别为47.48%和52.4%,收入仍远未达到目标。

将经营压力、收入和利润转移给特许经营者就像城市美女的跷跷板。当一个头抬起时,另一个头就降低了。这符合“押注”协议的节奏。难怪商店正在大力促销。

然而,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城市美容的毛利率从45.1%降至43.7%。

此外,为了使表演达到标准,城市美女们也把压力转移给了特许经营者和工厂。

根据上半年的财务报告,城市美容产品的平均周转天数从160.2天下降到150.9天,但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的平均周转天数分别从40.4天和80.5天上升到47.4天和83.3天。

都市丽人表示,应收账款平均周转天数增加是向加盟商销售的占比增加所致,而应付账款平均周转天数增加是因为提供了对代工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大都会美容表示,应收账款平均周转天数的增加是由于销售给附属公司的比例增加,而应付账款平均周转天数的增加是由于向原始设备制造商供应商提供了议价能力。

刘文光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城市美女们一直被“牵着鼻子走”,无法建立自己的企业。“可以说,他们赢了两年的赌注,失去了未来”。

通过调整性能,城市美女可以与投资者“赌博”,但他们不愿意“调整”产品质量来满足消费者。

最近,一些媒体利用网上购物数据对来自8个品牌的100多种单一产品进行了详细分析,如都市丽人(urban beauty)、曼宁(Manning)和黛安·芬恩(Diane Finn)。

其中,城市美的舒适度和产品质量低于平均水平。

分析表明,城市美对“异味”的中低评级最高,远远高于其他品牌。

此外,“不舒服”也是城市美女中评价最差的。

一些来自快速发展行业的专家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中低端品牌必须有良好的声誉才能走向高端。否则,他们将无法实现“品牌向上”,甚至打碎自己的招牌。”城市美女甚至应该稳定现有市场.”

这篇文章被重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任何侵权行为,请联系QQ: 136481712,并立即删除并道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